幼稚園校舍及相連地段之歷史

image1校舍地段在十九世紀末之前,為"澳門城"外的"鄉郊田野",是望廈村的一部分。踏入二十世紀,望廈村開始城市化,現在的馬路逐漸開闢,美副將大馬路、俾利喇街、雅廉訪大馬路和高地烏街遂圍合成包括上述地段的一個完整街區地塊。除了靠向美副將大馬路和俾利喇街相交處的地段外,這地塊其餘的大部分均由旅港富商唐麗泉購入,購築大宅並營造花園 — 這裡就是後來人稱的"唐家花園" 或 “Jardim de Mong-Ha(望廈花園)"所在。

 1906年,耶穌會會士Adrano de Sousa Gomes神父在上述街角地段,也就是現在聖方濟各安老院的位置上建造了Asilo de S. Francisco Xavier(聖方濟各收容所),由耶穌會交予嘉諾撒仁愛會作為當時花王堂育嬰堂的姊姐機構,收留並教育在育嬰堂中救活並適齡接受教育的小孩。

1907年2月18日,嘉諾撒仁愛會在這裡開設Escola de S. Francisco Xavier(聖方濟各書館),教育華人小孩,教導婦女識字及縫紉。學校連同Capela de S.Francisco Xavier(聖方濟各小堂)於同年3月12日,在鮑理諾主教(D. Joao Paulno)主持下正式開幕。

image21919年,澳門仁愛會會長Corni Natalina修女在聖方濟各書館附近承租了一塊土地–我們不清楚其具體位置,但從1941年的空中照片估計,這塊土地應該是現在望廈嘉諾撒修院所在的地方。因爲在現有建築建造之前,當時那裡已經存在著一個沿著俾利喇街平面呈狹長形房子,而且由這個房子的平面形狀及其相對尺度可知,應屬單邊走廊式建築,符合宿舍、教室、醫院等集合式建築類型的功能要求。值得注意的是,這塊承租的地段還可能包括現在位於雅廉訪大馬路和高地烏街交界的商住樓東方花園的位置,因爲在1941年,那裡存在著六座緊挨在一起的五小一大的臨時建築。這些臨時建築和前述的狹長形房子都與唐家花園中的大宅明顯格格不入。

1947年,嘉諾撒仁愛會購買了"望廈花園(Jardim de Mong-Ha)",即唐家花園。其中的第一筆款項是由1946年嘉諾撒仁愛會總長Antonieta Monzoni修女訪澳期間提供的。修會在此開Orfanato Canossa(嘉諾撒孤兒院),然後把原來位於關閘附近的Casa da S. Familia棄嬰所(Asilo da infancia abandonada)遷入該孤兒院中。

1948年,嘉諾撒孤兒院遷往白鴿巢仁愛會之家,同年2月3日,當時的粵華中學女子部(嘉諾撒聖心女子中學中文部的前身)搬入該孤兒院運作,直至1950年3月現址舊校舍建成並開幕爲止。

1950年8月5日,望廈新的S. Infancia(育嬰堂)建成開幕,白鴿巢仁愛會之家(Casa de Beneficencia)年齡較大的孤兒遷入。

1951年,澳門嘉諾撒仁愛會會長Frangueli修女決定建造新的望廈小教堂。12月3日,新的望廈聖方濟各教堂(Igreja de S. Francisco Xavier)祝聖開放。

1965年成立了聖方濟各安老院,現在的院所大樓則於1973年5月28日開幕。

1980年將安老院大樓的一部分設爲聖瑪嘉烈中心,爲女性弱智人士提供住宿及照顧等服務。

上世紀八十年代,白鴿巢仁愛會之家拆除,望廈育嬰堂改為嘉諾撒修院,沿雅廉訪大馬路和高地烏街的地段發展了東方花園和亨利大廈。

九十年代初,原位於大興街81-95號庇道學校搬遷至此地段,入口位於高地烏街118號。

歷史遺存及建築特色image3

1) 雅廉訪大馬路64號:

這個圍牆入口本質上是一個中式入口,但卻以西式的巴洛克渦卷和植物主題的淺浮雕裝飾兩側及門額壓頂,盡顯民國時期的建築特色(圖三)。青石板的門額中央刻有"騰芳"二字面向街道,向內則刻有"蘭桂" (圖四、五)–“蘭桂騰芳" 即 “子孫發達"之意。門額之下仍然存有花崗石連楹及上門臼,可知原來這裡應有向內平開的木板門一對(圖六)。事實上,原本靠近高地烏街一端的圍牆上有另一個入口與之對稱設置,兩個入口形式也一致,可惜後來被拆掉(圖七)。

目前此門連接一所一層高的小房子,有兩個間隔,建築十分簡單,應是磚混結構,外廊上填充有六、七十年代流行的水泥通花磚(圖八)。據說這裡以前是孤兒院(望廈育嬰堂)嬰兒死亡之後出殯的地方。

image4   image5   image6   image6A

 

2) 俾利喇街116號:

目前是望廈嘉諾撒修院,前身是望廈育嬰堂。建於1950年,據說由活躍於澳門的意大利藝術家夏剛志(Oséo Acconci)設計和建造。

image6b   image7

建築採用古典對稱的設計,在水平展開的兩層高建築體量中,以突出中央成三層,並在正立面中重複使用兩層高拱券和三層高條形格子窗來強調豎向構圖,加上優雅簡潔的線條,是一個具有裝飾藝術(Art-Deco)風格的建築。

image8   image8a

建築物二樓的前後設有通廊,是迎合地域氣候特點的設計。向街的一側爲券洞開口,十分典雅。室內有一部連接三層樓的鋼筋混凝土樓梯,造型的節點上具有雕塑性,圓潤的水磨石飾面表現出卓越的施工技藝(圖十二)。

image8b建築正立面的細節上,在素淡平滑的粉刷外牆上刻意敲鑿隨機碎點,是一種十分獨特的藝術處理(圖十三)。另外,正立面上雕有天使造型的圓形浮雕,不只配合立面設計的節奏,還具有強烈的象徵意義,隱喻望廈育嬰堂的建築本質(圖十四)。正中帶有聖心標誌和“MD”字樣的浮雕則是嘉諾撒仁愛女修會的會徽(圖十五)。在建築中配上浮雕也是夏剛志在建築作品中一貫的表現手法。

 image8c   image10   image11

反觀建築面向花園的後部則缺乏明顯的藝術特色,僅以簡單的鋼筋混凝土框架重複構築,純粹滿足結構需要,缺乏建築學上的表現力(圖十六)。

 

3) 俾利喇街120號:

image12望廈聖方濟各教堂(Igreja de S. Francisco Xavier )建於1951年。建築大部分爲一層高,後端則爲兩層。平面形狀呈拉丁十字形,但教堂空間的實際平面卻與古典建築中的教堂不同,僅爲“T”字形平面,因爲祭壇背後的建築部分是與教堂截然分開的(圖十七、十八)。這顯示教堂具有折衷主義色彩。這種特性還顯示在建築正立面和屋頂設計上。

   image13

image14a它的正立面有羅馬風(Romanesque)的影子,但總體上又具有強烈的簡單化和去裝飾趨向。可能由於採用了水刷石飾面的緣故,正立面被基於構造需要而設置的呆板的縱橫凹縫劃分,使它缺乏建築美學上的趣味(圖十九)。反而在其他立面上設置的圓形採光窗則更有韻味。粉綠色的窗套貼臉配上鋼框綠色壓花玻璃窗,協調有致,配合其他落地玻璃窗,形成立面上的節奏;窗框還刻意造成“S”、“F”和“X”三個字母重疊的組合,強調教堂的主保爲聖方濟各沙勿略(圖二十)。image14

建築的屋頂也很有趣。教堂中殿爲雙坡硬山頂;拉丁十字的左右兩翼也是雙坡頂,一端是硬山碰壁,另一端爲懸山處理;祭壇對上的屋頂爲四坡攢尖頂;建築後端獨立部分則爲帶女兒牆的平屋頂。這些屋頂皆爲鋼筋混凝土結構,坡屋頂以中式板瓦飾面,檐口出挑不少,但該處的坡度變得更平緩,使整個坡屋頂的斜度變成一條漸變的優美曲線,帶有葡式屋頂的遺韻(圖二一)。

 image14b    image15

建築結構採用鋼筋混凝土門式剛架結構,使室內形成大跨度無柱空間是它的另一個特色(圖二十二)。

image16値得留意的是建築正面上鑲嵌的三組物件:正門入口對上的半圓形白色浮雕,雕刻了教堂主保聖方濟各沙勿略的形象,與望廈育嬰堂一樣,應是教堂的設計者和建築商–藝術家夏剛志的作品(圖二十三)。入口左側的是教堂的奠基石,以拉丁文刻著日期和祝聖者:1951年3月13日,羅若望主教(D. Joao de Deus Ramalho, S.J.) (圖二十四)。入口右側則是1907年聖方濟各書館的石碑,上刻有學校徽號和學校中、葡文的字樣:“耶穌聖心方濟書館”和“Escola de S. Francisco Xavier”,這個石碑應是昔曰位於現在俾利喇街122號的學校建築拆毀後的遺構(圖二十五)°
image17a     image17

 

4) 俾利喇街122號

image20現爲聖方濟各安老院和聖瑪嘉烈中心,樓高四層,屬上世紀七十年代建築(圖二十六)。它的特色是在向街的外牆上使用雙層構造:外層大量使用水泥花磚作爲維護牆,塡充鋼筋混凝土框架結構,內層設有玻璃百葉窗,形成一個毫無吸引力的封閉外觀,但實質卻是隱約開放的建築形象–這種設計不只環保,還具有高度隱喻性:建築隔絕了外面世界的各種騷擾,保障居住者的心理安全,又讓居住者保有窺探外界直接窗口。建築靠向內部庭院的部分則是簡單的半開放式通廊設計–雖然適合本地區氣候,符合當今環保潮流,但形式流於普通(圖二十七、二十八)。

image18   image19

 

5)美副將大馬路17號

image21一層高,只有一進的廣式建築,但檐口有西式建築女兒牆般的壓脊,應是與原來隔壁的美副將大馬路15號(已拆建)和13號(已拆)同爲昔日唐家大屋的正門入口部分(圖二十九)。建築的外牆牆體雖然有裂痕,掛滿灰塵,但建築正立面上精采的灰塑和壁畫裝飾尙算保存得較好,且有較高的工藝水平(圖三十、三十一)。

image22image21a

美副將大馬路17號背後就是安老院內部的空曠院子,它的左邊有一所兩層image23高、帶有通寬陽台的西式房子(圖三十二),地面層現在作爲聖方濟各老人院及聖瑪嘉烈中心的廚房使用,二層空置,擺放老舊物品。樓板和屋頂爲混凝土結構,有一突出屋面的藻井天窗。從現有痕跡看,估計房子的樓板和屋頂在後期曾經經過改造。

與上述房子相連的鐵皮雨棚和院子局部地台仍保持最初的石板鋪地,可以窺見昔日建築間的院落空間和建築佈局(圖三十三、三十四)。另外一些從舊建築拆下的建築構件被用作雨棚的支撐和室外家具,這種再利用方式爲過去澳門一直存在的建築手法或營建方式之一。

在院子中間,現洗衣房外面,還存有一口古老水井,相信應是唐家大屋或舊收容所的組成部分(圖三十 五)。

image24     image25     image26

 

6)高地烏街118號

image27從這裡一條狹長的通道,可以進入昔日唐家花園大屋主樓的所在位置一一現在這裏橫亙了一棟五層高的學校,庇道學校。學校爲九十年代初的建築,造型簡單,以紅色、白色和黃色馬賽克飾面,輔以藍色鋼管和金屬網造的裝飾架、空調架合圍欄等,隱約帶有葡國後現代建築的色彩。面向高地烏街的入口長廊和學校正立面則以灰色鋁板飾面,則明顯是近期改造的結果。

這個學校建築並無突出之處,僅僅是功能主義的產物。

然而在入口長廊靠近美副將大馬路13號的一側,卻仍然存在著原有花園的圍牆(圖三十六),雖然這圍牆也許已經出了前述的修會用地範圍。圍牆上仍然清晰可見原有的三個窗洞和兩個門洞,其中一個矩形石框門洞的門額上刻有“象外”二字(圖三十七),另外一個則爲圓形的月門,兩邊弧形灰塑對聯塑有“苦心拓得千弓地”和“努力拼成一角園”,門額橫批“角園” 二字(圖三十八)。

 

7) 圍牆

image29 從一些老照片上,人們清晰可見昔日唐家花園的圍牆(圖三十九),這些圍牆現在仍然有部分保留著。其中保留得最完整的是美副將大馬路13號靠向高地烏街的圍牆(圖四十)。這段圍牆從美副將大馬路街角到高地烏街118號入口爲止,磚砌的圍牆上部有鋼筋水泥砂預製的寶瓶欄杆和花形裝飾的矮墩。另外在雅廉訪大馬路和俾利喇街也保留著,以連接“蘭桂騰芳”入口和修院外邊的圍牆,但這段圍牆的外觀已經被後加的灰色水泥砂噴漿覆蓋。

此外,修院正門外邊的圍牆至今仍是五十年代建造望廈育嬰堂時的圍牆,簡單的磚砌圍牆柱間以鐵花欄杆圍合(圖四十一),只是後來在牆群和柱子上覆蓋灰色水泥砂噴漿,再以後則在鐵欄杆後塡充水泥砂花磚,形成了今天模樣。

image28    image30

 

8) 現有樹木

image32image31場所內現有不少樹木,根據民政總署調硏的結果,共有九棵不同樹種的大樹,全部皆爲需要充足陽光才能正常生長的樹種,包括白蘭、南洋杉、人心果、龍眼、大葉紫薇、洋蒲桃、白蘭、人面子(圖四十二)和樟樹(圖四十三)。除了一棵龍眼樹生長狀況一般以外,其餘狀況良好。

 

分析和建議

綜合前述建築及場所的獨特性,我們認爲在重新規劃有關用地發展時,可以選擇性地保護和保留局部建築和歷史遺構的方式來作爲場所歷史的註腳,在設計新建築時,以保護場所樹木、尊重人們對場所歷史情感的態度來發展建築形式。

爲此,我們建議如下:

1) 保留、保護並修復雅廉訪大馬路64號的“蘭桂騰芳”入口,參考美副將大馬路13號地段位於高地烏街的圍牆來復原入口兩邊的圍牆,爲配合整體發展方案的規劃,有關圍牆可以適當進行改造。

2) 保留和修復俾利喇街116號沿街圍牆,保留望廈育嬰堂沿街立面及二樓券廊陽台的建築局部。

3) 保留俾利喇街120號望廈聖方濟各教堂。

4) 將來位於俾利喇街122號所在的新建築或建築局部,設計其形式時,建議以發展現有外牆構造爲出發點,以減少場所改變對街區使用者帶來的情感衝擊。

5) 保留現在安老院院子中間,洗衣房外面的古老水井。

6) 儘量利用昔日場所內已拆下石製建築構件:可作爲室外家具、鋪地、裝飾或景觀裝置等。

7) 盡可能最大限度保留和保護場所內現有樹木,特別是胸徑大的老樹:建議新建築物與樹木枝條最外緣保持不少於三至五米的距離,同時避免在樹基周圍鋪設不透水的建築物料。

 

結語

來自意大利的嘉諾撒仁愛會,自1874年踏足澳門以來,除了 1910年因葡國對教會政策改變而短暫撤離外,一直致力服務和幫助澳門弱勢社群,至今超過一百三十多年,在澳門教育、慈善救濟和人道援助事業上具有不可磨滅的功績。

收留棄嬰和孤兒,扶養和教育他們,並對其中的殘障和弱者照顧至終老是1876 年以來嘉諾撒仁愛會爲澳門社會提供的最重要服務之一,已故的文德泉神父在《As canossianas na Diocese de Macau : I centenario (1874/1974)》一書(第 26 頁)中曾有這樣的評價:“So com a vinda para Macau das Religiosas Canossianas foi possivel solucionar satisfatoriamente o magno problema dos Expostos; a principio, as Filhas de Caridade tomaram conta deles no proprio edificio da Sta. Casa, depois no Asilo da St.a Infancia. (只有當嘉諾撒仁愛會來到澳門,接手仁慈堂育嬰堂的工作之後,澳門棄嬰的巨大問題才得到了滿意的解決。)”這個“巨大問題”就是棄嬰的生存、教育及獨立成人的問題:澳門仁慈堂1627年的章程已列明扶養澳門城中孤兒的任務,但實際上只是以支付月薪方式將棄嬰交予貧窮婦人照顧 — 這就是昔日仁慈堂在華人口中被稱爲“支糧廟”的由來,可是直至有關孤兒滿七歲便停止資助,在無法生存的情況下,這些孤兒就變成人口買賣的商品和衍生出到處行乞等社會問題。

過去,望廈和白鴿巢是嘉諾撒仁愛會在澳門服務歷史最悠久的兩個主要場所所在,隨著白鴿巢育嬰堂在六十年代拆建爲現在的培貞學校、仁愛會之家在八十年代拆除,望廈現址的育嬰堂(現爲望廈修院和聖方濟各堂中心)、安老院和教堂就成爲該修會最具有代表性的設施。雖然追溯現有主要設施的歷史,可以確定的最早時期也不過是上世紀五十年代,但我們認爲,嘉諾撒仁愛會過去在澳門活動的烙印不應隨著時代進步和城市發展而被抹去,他們的事蹟和貢獻是澳門城市文化的無形財產,因此應該在城市中有所註腳並被人們所挖掘和認識 — 建築是盛載人文歷史的書本,修會計劃將這個場所重新規劃和發展成爲學校綜合建築,我們認爲可以藉此機會讓莘莘學子透過認識自己校園內的建築遺構,在朗朗讀書聲中重新了解修會的歷史,讓居民和遊客透過對建築的好奇,在煩囂鬧市中瞥見修會的人道主義光芒,認識他們對澳門作出過的貢獻。